正文部分

这所学校的学生没人戴眼镜 近视率这么低是为什么?

这里的学生没人戴眼镜

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范家小学迎来参观者最多的一年。外地来的家长、教师、学者,不时涌进这个会闻到大粪味道的村小,希望汲取一点儿教学经验。最热闹的时候,每周有3天要接待访客。

一位从四川遂宁带两个孩子来此念书的母亲说,她当初来的时候,不想让孩子近视是一个考虑因素,但更重要的是,想让孩子压力小一些。

从学生学业成绩来看,在全区30多所小学里,范家小学能够排到中上游。

这里并不缺乏电子产品。学生上课时,望着电子白板,人手还有一台平板电脑,每间教室里一台电脑,供师生查阅资料。电子产品在这里被充分使用,但也会被管理起来,平板电脑大多数时候用于教学,课后老师们会收起来统一管理。课上,老师们也会不时碰碰孩子的头,提醒他们保持眼睛与书本的距离。

“我们现在的教育就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,我在我这个段一定要见成效,你在你那个段也要见成效。”张平原不愿意“在我们这一段把孩子榨干了”,他更愿意孩子们到自然中去,以避免“让大多数孩子失去了学习的兴趣”。

范家小学的近视率,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,为什么?

张平原5年多前从当地教育局调至范家小学,在这所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的农村寄宿制小学,努力推进“生本教育”。

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造访后,将这所学校誉为“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”,认为它让教育回归了育人的本质。“罗辑思维”创办人罗振宇则在一次演讲中介绍了它。

“人来自于自然,他就要到自然当中去生活。现在我们城市里学校把孩子做得很精致,管得很整齐,我们这是学校,不是监狱,也不是军营。”在张平原看来,如果把学生管得很死,学生没有活动,造成近视就是必然的。

2019年4月,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在电话里对记者说:“我们学校目前只有一个近视眼(学生),还是从城里转来的。”到年末,记者去这所学校采访时,那位从城里转来的学生已经毕业了。

除了每天上课的5个多小时和睡觉的11个小时,孩子们可以任意在室外玩耍。如果是上午,在教室里做完眼保健操后,孩子们要到操场上跑步、做体操。即使是上课,也有三分之一的课是在室外,包括体育课、自然观察、乡土课程。

“我们不看重分数,并不是不看分数。”这是张平原一再向来访者强调的,“而是给孩子们更多的选择。每个孩子的开悟时间不一样,一样的种子播种下去,不一定是同一天开花结果。我们说将来要考大学,那就瞄着语数外,其他都不管吗?孩子的身体健康、语言交流、发现问题处理问题的能力就不去培养吗?”

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在这里,学生的分数变得不那么被看重,玩耍成了必修课;常常只被几个人霸占的“三好学生”评比,换成自我选择当“八美少年”中的一个;不把学生与学生做比较,而是让每个孩子和“昨天的自己”比较;传统摆成一排一排的教学桌椅被丢进了库房,取而代之的是可以面对面坐着的课桌,像在家中聚餐一样;课程不只是“语数外音体美”,还有可以到村子里、山林中上的乡土课。

今天,中国至少有一项“世界第一”令人忧虑——近视青少年规模。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,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.6%,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为36%。

2019年12月17日下午,四川省广元市,范家小学的学生在教室里捉迷藏,黑板上写着提示:今天的你坐端正了吗?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/摄

当有些同龄人还在熬夜写课后作业时,这里的孩子已经听完睡前故事熄灯睡觉了。当有的孩子从教室走进辅导班时,这里的孩子正从教室走向村庄和山林田野。

在范家小学,免费的光照是一种被充分利用的资源。校园多大,操场就多大,地上铺着人造草皮,颜色和农田菜地差不多,操场上有废弃轮胎做的秋千。孩子自由地在阳光下吃饭、打滚、追赶、游戏。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,便可以眺望青山。

在张平原看来,范家小学的“走红”和城里孩子选择来这里入学,也从侧面反映出当今社会普遍的“教育焦虑”。但这种焦虑,在范家小学被稀释了。

“(近视率低)和我们这个(教育)模式有没有关系,没有科学的研究,我们也搞不清楚。”张平原说,学校并未刻意去预防近视,都是“常规的预防”。他认为:“这个主要跟孩子玩耍的时间长短有关。”

也有人评价,范家小学在国内的教育环境下,并不具有“普适性”,对此,张平原在一篇文章里回应:“假如我说好学校是有能力容纳一些混乱的学校、是不把此学生与彼学生进行比较的学校,是不对学生挑三拣四的学校、是一所没有近视眼的学校……这一判断错了吗?”

从遂宁转来的那位学生家长也发现,这里确实没有孩子戴眼镜,自己的孩子之前在城里上二年级,成绩差,有轻微近视,她不想给孩子太大的压力,就带孩子来了范家小学。“以前作业好多,回来的时候写作业,把饭煮好了还没写完。”如今,“下课了老师把学生往操场上赶”。

多年来,学界对近视成因一直争论不休,有基因遗传说,也有环境影响说。但遗传带来的变化太慢,无法解释几十年来近视率的飙升。一项刊发在《自然》杂志的研究分析:近视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人缺少在户外度过的时间。而户外活动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它让眼睛暴露在强光之下。在范家小学,学生一定程度上处于“放养”的状态。

2019年秋季开学时,这里迎来了从外地转来的11名学生,有的父母甚至在学校附近的村子里租下房子陪读。

2019年9月25日,范家小学对51名学生进行了视力检查,发现有5名学生视力低于国家标准线——裸眼视力5.0。这意味着范家小学的近视率接近10%——它并不是一所“没有近视眼”的学校。

范家小学是一所位于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的乡村小学,只有51个学生,但它有一处特征让不少人惊讶不已:没有一名学生戴眼镜,14位教师中戴眼镜的有9人。

张平原说,其中两名存在先天性视力缺陷,两名是从其他地方转来的。

但当范家小学的孩子们离开村庄,到镇上或者城里读中学时,会不会出现更多近视,张平原心里也没底。他其实担心,孩子们当中迟早会有人戴上眼镜。

Powered by 2020年王中王公开特马网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